全球行情:

当前位置:主  页创业板块正文

南通锻压转型重组告吹 原实控人巧借“三方交易”套现
加入时间: 2017-08-08 8:48

过程坎坷的南通锻压(300280.SZ)重大资产重组,终于折戟。

8月7日,南通锻压公告称,决定终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并向证监会申请撤回相关文件。

此番重大资产重组告吹,意味着南通锻压从2015年7月开始筹划实施的转型及易主计划已经变味,而目前,南通锻压原实际控制人郭庆及相关股东正在着手减持套现。

重组突然终止玄机

公告显示,南通锻压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理由是:由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历时较长,交易各方就商业条款未达成一致意见。

不仅公告内容语焉不详,突然终止亦令人大感意外。此前的5月15日,南通锻压股东大会以100%的支持率通过了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有效期延长议案。

“目前为止没有收到终止重组的监管意见。”南通锻压有关人士8月7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正式申请撤回重组相关文件,要在8月22日的股东大会通过之后。”

公告表明,南通锻压从2015年7月23日开始停牌筹划重组,至2016年1月25日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但此项交易在同年10 月 10 日被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否决。而被否决的次日,南通锻压就做出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决定,并于同年12月12日被证监会受理。

“南通锻压终止重组,既可能与监管部门对‘三方交易’严格监管有关,也可能是实地核查的原因。”一位券商投行人士认为,“之前已经几家上市公司的重组被列入实地核查而终止。”

根据公开资料,南通锻压与真视通(002771.SZ)、申科股份(002633.SZ)等的并购重组,皆曾被证监会列为“实地核查”,之后相继宣布终止重组。而包括南通锻压、申科股份、方大化工(000818.SZ)等在内的重大资产重组,皆涉及“三方交易”(出让控股权、新主接手、第三方资产注入),并且都是在首次被否后二度闯关期间终止。

不过,南通锻压的重组过程更显举棋不定的波折和侥幸心理。

按照公告,南通锻压本次重组被证监会受理之后,迅速调整修订了方案。其原方案为: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亿家晶视、北京维卓和上海广润各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13.54亿元;修订版剔除了上海广润,同时将配套融资额下调为9.18亿元,并且由新的实控人承诺5年内不对外让渡控制权。

即便如此,南通锻压的做法亦令投资者无所适从。今年2月16日,南通锻压突然公告称,因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独立财务顾问新时代证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申请撤回重大资产重组申请文件、解聘重大资产重组独立财务顾问等议案,并于2月17日向证监会提交了撤回申请。

但到了2月21日,南通锻压又表示,公司此前未能充分理解证监会2016年12月9日发布相关监管政策要点,决定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证监会的监管问答和新时代证券被立案调查皆在去年12月份,南通锻压却到今年2月才拿这个说事,这说明南通锻压当时对重组申请再度上会有疑虑。”上述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股东持续减持套现

属于“三方交易”典型的南通锻压,虽然第三方资产注入宣告流产,但出让控股权、新主接手已成为事实,并且进入了大举减持套现的阶段。

南通锻压7月28日公告显示,公司第二大股东深圳嘉谟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嘉谟逆向证券投资基金(下称嘉谟逆向基金),于7月18日至27日累计减持291.6万股,其中26日和27日的减持均价为31.88元/股。

据此前公告,嘉谟逆向基金计划6个月内减持所持占南通锻压总股本7.21%的922.78万。而嘉谟逆向基金本次减持前所持的2524.78万股,除了154.78万股在2016年3月3日至4日以25.97元至26.36元/股从二级市场增持,其余2370万股皆受让自南通锻压原实控人郭庆,每股作价25元。

公告显示,郭庆所持股份转让发生于南通锻压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披露之后的2016年2月1日。彼时,持有占南通锻压总股本62.5%的郭庆,分别向新余市安常投资中心、嘉谟逆向基金和虎皮永恒1号基金转让3350万股、2370万股与640万股,价格均为25元/股,由此套现15.9亿元,并规避了借壳。

此次股权转让,新余市安常投资中心以持股26.17%成为新晋大股东,郭庆则余下1640万股,占南通锻压总股本的12.81%。

而郭庆亦在今年7月5日宣布,在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总股本比例6%的768万股。深交所公开信息显示,7月31日至8月2日,郭庆已减持12.61万股,成交均价为31.54元至31.67元/股。

此外,从郭庆手中受让5%股权的虎皮永恒1号基金,在去年四季度已经全部减持退出。

不过,遭遇股东减持、重组受挫和业绩每况愈下的南通锻压,同时亦有转型的利好消息。在终止本次重组的公告中,南通锻压标示了“为配合并快速推动公司的战略发展和产业调整”的理由。

而主营为锻压设备的南通锻压,去年净利润仅为223.65万元,并预计今年上半年业绩比上年同期下降62%至81%。

“公司的战略发展和产业调整具体是什么,现在没办法准确地告诉你。”前述南通锻压有关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值得关注的是,南通锻压6月16日公告称,以2.5亿元收购深圳市橄榄叶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对方承诺,标的截至2017年9月30日、2017年12月31日、2018年度、2019年度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00万元、2000万元、2600万元、3400万元。

南通锻压表示,此举将加快公司战略目标的实现。兴业证券研报甚至认为,南通锻压此举系重启新媒体征程,是公司在传媒领域发展迈出的关键第一步。

“橄榄叶公司已经过户到公司名下,公司收购这个就是有向新媒体发展的意向。”上述南通锻压有关人士说。

(原标题:南通锻压转型重组告吹 原实控人巧借“三方交易”套现)

郑重声明: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金盾股票园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出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文不作为投资的依据,仅供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金盾股票园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或内容。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与我们联系。

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免责声明联系站长金盾股票园京ICP备10015640号在线QQ:1078885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