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行情:

当前位置:主  页特别推荐正文

东北资本困局:上市公司数量负增长 “投资不过山海关”
加入时间: 2017-07-13 8:31

证券时报记者 孙宪超

证券时报数据中心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年初至7月6日,A股共新增上市公司252家。在252家新增上市公司当中,东北三省中的辽宁和吉林各有1家,黑龙江无新增A股公司。

同一时段,东北籍A股公司1家即将退市、2家已被暂停上市,还有1家公司注册地已经完成外迁。从这个角度看,东北上市公司数量上半年陷入负增长。

一方面新增上市公司数量稀少,另一方面存量上市公司面临减少的压力。在新一轮东北振兴已经拉开帷幕的背景下,东北资本市场正在遭遇成长的“烦恼”。

新增上市公司数量少

再过几天,“欺诈发行退市第一股”欣泰电气(300372),将于7月17日开始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欣泰电气股票予以摘牌。至此,欣泰电气的退市正式进入倒计时阶段。一旦欣泰电气在8月份退市,东北上市公司又减少1家。

除欣泰电气外,吉林省的*ST吉恩、辽宁省的*ST烯碳因为业绩连续三年亏损,已分别自5月26日、7月6日起暂停上市。合金投资(000633)在2016年易主之后,已于今年6月9日宣布将注册地由辽宁省沈阳市变更为新疆和田市。

今年以来,东北三省合计新增A股公司数量仅为2家,分别是百傲化学(603360)和吉大通信(300597),上市时间分别是2月6日和1月23日。

黑龙江今年未新增A股公司,该省的A股公司数量自从2015年7月达到35家(沪市公司25家,深市公司10家)之后,总体数量至今未变。

去年情况也不乐观,吉林和辽宁去年分别仅有2家和1家A股公司上市。但东北电气(000585)在2016年7月将公司注册地址由辽宁省营口市迁移至江苏省常州市,一增一减间使得辽宁A股公司数量不变。吉林省在2016年也有1家公司迁址,所以吉林上市公司数量去年只增1家,总共41家。

经济发达省区情况完全不同。从今年年初至7月6日,A股新增上市公司252家,浙江、江苏、广东和上海分别新增50家、38家、55家和26家。

“年初至今,江苏新增A股公司数量就已经达到38家,而黑龙江全部A股公司也只有35家。两个省份的资本市场发展真可谓有着巨大差距。”东北地区一位证券业人士不无感慨地表示。

再如,君禾股份(603617)于7月3日登陆上交所,成为宁波地区第66家A股公司。而根据黑龙江证监局和吉林证监局披露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5月末,黑龙江和吉林的A股公司数量分别是35家和42家。

后备上市资源稀缺

多位受访者均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东北三省的后备上市资源匮乏,已经成为当地新增A股公司数量增长缓慢的重要原因。

“年初至今,IPO数量排名靠前几个省份,无一例外都是民营经济发展比较好的省份,这些省份今年上市的公司也都是以民营企业为主。”某券商在东北地区负责投行业务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比重依然较大,民营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东北三省的后备上市资源数量。

在东北三省,共有四家证监局,分别是吉林证监局、辽宁证监局、大连证监局和黑龙江证监局。每年,各证监局都会定期披露各自辖区内在辅导企业的基本情况,而这无疑也是最为权威的数据。

截至2017年6月30日,辽宁辖区在辅导企业为9户,包括营口银行和锦州银行两家城商行;截至4月,吉林辖区在辅导企业有6家;截至6月13日,大连辖区披露的拟上市公司有5家(其中的百傲化学已于今年2月6日上市),比较受关注的是大连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截至2017年6月30日,黑龙江辖区已报备拟上市公司的数量为5家。

如此算来,东北三省拟上市公司合计有25家。反观浙江辖区,截至5月31日,处于辅导期内的拟上市公司共有125家;报会待审核的公司70家;已过会待发行的公司12家。

在东北三省的25家拟上市公司中,吉林辖区的东北师大理想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早在2010年9月就已经进行备案;黑龙江辖区中惠地热股份有限公司的备案时间是2013年8月;辽宁辖区的朝阳金达钛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丹东东方测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备案时间分别是2013年4月和2013年8月。

上述4家公司的备案时间少则4年,多则已经7年,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公司何时会正式启动IPO。

吉林证监局在2015年曾表示:“与相似省份相比,我省后备资源相对较少,农业、石化等重点支柱产业,以及新材料、新能源等新兴产业暂无拟上市辅导企业。特色资源和优势产业的潜力,有待深入挖掘和激活。”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丁肇勇表示,广东、浙江等省份的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的数量都比较多,主要得益于民营经济非常活跃,并且规模型民营企业已经成为当地经济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东北地区的民营经济发展落后,规模型民营企业的数量就更少。要想增加东北地区的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数量,未来还是要依靠大力发展民营企业。

辽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天维也认为,解决东北三省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数量少的问题,将是一个系统性工程,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加快民营经济发展是最直接和有效的办法。地方政府部门应该为民营经济创造优先发展的营商环境,破除一切制约民营经济发展的障碍。

“东北三省现有的25家拟上市公司当中,最终究竟有多少家符合IPO标准并顺利上市,存在变数,过去几年已有多家东北企业IPO申请被否。”前述券商工作人员表示。

2017年5月,哈尔滨城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发申请被否;2017年2月24日,长春普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首发申请被否;2016年5月,吉林省西点药业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科龙建筑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发申请先后被否。

与此同时,还有多家拟上市公司因IPO涉嫌财务造假而被立案调查。2016年10月,证监会相关负责人称,IPO申报企业龙宝参茸被正式启动立案调查的行政立法程序,该公司涉嫌在招股说明书中虚假陈述,包括隐瞒重大担保事项、不实披露公司治理及内控情况等。

“现在业内人士比较担心的是,欣泰电气、龙宝参茸等公司曝出IPO造假之后,发审委在审核东北企业的IPO申请时会更加严格、甚至苛刻。”上述券商工作人员说。

办公外迁引发的担忧

今年5月初,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前往一家东北民营上市公司采访。该公司一位高管告诉e公司记者:“不论从技术优势、人才优势、政策优势还是信息获取的渠道等方面看,公司目前所在的东北地区都没有太多的优势可言。正因如此,公司才会决定将运营和管理总部迁往深圳,未来留在东北的只是生产工厂。”

彼时,这位高管介绍说:“在深圳的选址已结束,新的办公地点已经开始装修,预计下半年就可以进入办工。同时,公司在深圳的招聘工作也已经展开,未来公司有望吸纳更多的高端人才。”就在7月10日,该公司的部分运营和管理人员已经开始陆续迁往深圳办公。

据悉,东北三省现有的A股公司,有相当一部分注册地是在东北,但实际办公地点和公司具体的业务所在地都在外地,主要原因是这些公司此前进行过重组,从而导致公司的办公地址发生变更。

例如,2016年完成重组的东北上市公司安通控股(旧称黑化股份,股票代码为600179),就已经将办公地址由原来的“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向阳大街2号”,变更为新任大股东所在地的“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刺桐北路868号仁建大厦”。

现阶段,虽然像上述这家东北民营上市公司主动将公司运营和管理总部迁往深圳等经济发达省份和城市的案例并不多,但不排除日后也会有其他公司效仿的可能性。

以黑龙江为例,该省的35家上市公司中,有9家注册地虽在黑龙江省,但是办公地点却分布在上海、北京及福建泉州市。其中,安通控股的办公地址是福建省泉州市;S佳通(600182)和国中水务(600187)的办公地址均在上海;京蓝科技(000711)、金洲慈航(000587)、航天科技(000901)、中航资本(600705)、亿阳信通(600289)和誉衡药业(002437)的办公地址全部位于北京。

“虽然我们注册地在东北,但是公司及子公司的主营业务均分布在外地,既不会帮助注册地解决就业问题,对注册地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也十分有限,可能只是每年能够为注册地贡献几百万元的税收”,一位注册地在东北、实际办公地址在北京的上市公司董秘日前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

这些公司之所以受关注,是因为这些公司的注册地未来可能会变更至实际办公地。除前述合金投资将注册地由沈阳变更为新疆和田,去年7月,东北电气将公司注册地址由辽宁营口变更为江苏常州。

2016年,原注册地在吉林的石岘纸业(600462)更名为九有股份后,注册地址也由吉林省变更为深圳市。

“东北地区经济最近几年难言乐观,直接导致区域内企业的经济效益受到影响,并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人才和资源外流。”丁肇勇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东北地方政府要营造一种好的营商环境,首先要充分挖掘和利用好现有的资源,要把本地的资本挽留住。如果本地存量资本大量外流,还谈何引入外部资本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来自外界的异样目光

“以前没觉得东北公司这么不受待见,现在真的是有了切身体会。”日前,在北京某事业单位工作的张丽(化名)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

因为工作的关系,张丽经常和一些金融机构打交道,张丽也因此被身边的一些亲朋好友认为是真正有机会能够接触到“钱”的人。今年6月,一位在东北某省会城市工作的大学同学突然打电话给张丽,向张丽寻求帮助。

事情的起因是,东北一家新三板企业拟定增募资,但是运作一段时间后,并没有机构投资者愿意参与。“这是一家园林类的新三板企业,拟以定向增发的方式融资3000万元。由于这家企业净利润还可以,加上融资金额也不是很大,所以我当时判断还是有可操作的空间。”张丽说,“更何况看在老同学的情面上,也要伸出援手。”

之后,张丽开始向一些金融企业的朋友推介这家企业,均被婉言拒绝,张丽感到很意外。有朋友告诉她:“老板已经明确表态,不投东北的企业,特别是农业类企业。”

还有一位朋友对张丽表示:“没听说过投资不过山海关吗?东北的企业真心不敢投,很担心东北企业会财务造假,粉饰业绩。”

张丽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如果不是亲自帮忙操作,着实没有想到东北企业在一些金融机构眼中会是这样的印象。每个地区都会有好公司和坏公司,但是如果因为个别坏公司而影响到了好公司的融资,这实在是不公平,大家不应该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东北的企业。”

今年5月份,一家东北民营上市公司高管也曾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外边谈项目、投标时,当人家知道我们是东北企业时,有时候会明显感觉态度上会有一种不信任感。很多人并不了解东北,但却知道‘投资不过山海关’。”

高文(化名)是某券商长春营业部的投资顾问,平日里经常会利用公司的微信群、QQ群与公司其他省份和城市的同事进行交流。

“那些在外地工作的同事,平时打听最多的就是东北哪家公司又要重组、有资产注入的预期。”高文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很多同事眼中,东北的上市公司就是绩差股的代名词,最大的价值就是被其他公司借壳、重组。实际上东北也有很多基本面非常好的公司,如长春高新(000661)、欧亚集团(600697)、机器人(300024)、东软股份(600718)等。

“作为个案的‘黑天鹅’事件在显微镜下被无限放大,就会产生非常大的负面效应。”丁肇勇说,资本运营方和投资者基于对风险的恐惧,往往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对东北上市公司及项目采取一种更加谨慎甚至排斥的态度,长此以往,可能就会产生恶性循环。

地方政府的期望

众所周知,东北三省最近几年经济增长乏力,GDP的增长速度也在全国排名居后。2016年11月,国务院出台相关意见,对符合条件的东北地区企业申请IPO上市给予优先支持。

上述意见出台之后,如何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引导企业提升融资能力,加大直接融资比重,进一步助推各自省内经济振兴,已经成为东北三省政府重点考虑的事情。今年上半年,东北三省或召开会议,或发布文件,研究发展资本市场。吉林省甚至提出,到2020年,上市公司数量与融资规模保持稳定增长,上市挂牌公司数量达到200家以上。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济界人士表示,东北民营经济起步晚、占比低、产业链缺乏协作、融资渠道狭窄、人才短缺、产业创新和配套能力不强一直是破解不了的老大难问题,相关政府部门应该首先考虑如何解决这一系列的问题,大力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只要规模以上民营经济的数量大幅增加,这些民营企业的经营效益不断增长,那么即便相关部门在企业上市目标方面不制定目标,东北三省的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的数量也自然会提高上去。

“政府可以制定目标和规划,但是需要明确说明制定目标的基础是什么?有多少可实现性?会遇到哪些阻碍?如果遇到障碍时有什么解决预案?”丁肇勇说,但如果达不到目标怎么办?绝不可以将制定目标与实现目标当成两回事,否则会令政府失去公信力,政府部门的失信要比企业失信的影响更大。

丁肇勇认为,企业上市受到多方面因素影响,在很大程度上不可控,东北有关部门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让市场更好地去发挥作用,而不是政府和市场之间出现脱节。

“一定要形成有效管理,要清楚地知道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更要清楚哪些事情是需要顶层设计,哪些事情地方政府能有效解决,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应对。”丁肇勇表示。

郑重声明: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金盾股票园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出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文不作为投资的依据,仅供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金盾股票园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或内容。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与我们联系。

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免责声明联系站长金盾股票园京ICP备10015640号在线QQ:1078885852